广州耀华国际教育学校

你最愿意做的事,就是天赋所在——她们如何申请顶尖艺术名校?

 

“我要打造的设计品牌,不挑身材,每个人都可以穿出自己的”

“有朝一日,我的名字要和最喜欢的漫画家并列在一起!”

“她以后会站上皇家(英国皇家歌剧院)大舞台!”

……

这些说话并非来自青春偶像剧,而是我们的优秀毕业生的真情流露。而你一定想不到,年少的她们也曾受到内向、自卑的困惑。

今年的毕业生故事系列第二期,根植于耀中耀华的传统特色——艺术教育。第一次感受到老师的悉心关注,第一次登上校园舞台表演,第一次看到作品在校园回廊里展示……记忆中的小火花依然闪耀。渡过做梦的年纪,如今她们终于一步步把梦铺到了下一个成长的阶梯。

美国传奇画家摩西奶奶说:你最愿意做的那件事,才是你真正的天赋所在。而从她们当下自信快乐的言谈里,我们自然会触摸到教育的初衷:激发每个人的天赋,并持之以恒地“守护”它。

我炙热到发烫的歌唱梦,在耀华被“保护”得很好

Cici

广州耀华2020届毕业生
即将入读: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音乐管理专业

去年底,我申请了伯克利的音乐管理专业。伯克利是一个很看重艺术天赋的学校,比起学术,它更注重艺术的表达。我考虑再三,在乐器的选项上,填了“声乐”,而不是练了十几年的钢琴。

感谢在耀华的四年,戏剧舞台上的历练,让我这个理论上没有受过一天专业声乐训练的音乐剧演员,能够尽情地用歌喉去表达情绪、抒发内心的自由,最终得到了心仪学校的赏识。

我偶尔会想,如果当初没有转学来到耀华,可能现在就在上一个普通的大学吧,收到伯克利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
来到耀华前,我正在经历人生的“至暗时刻”。老实说,每天都过得很不开心,不仅成绩不堪入目,即使是最喜欢的歌唱,也渐渐提不起兴趣,慢慢变得越来越自卑,变得不像自己。学校里“分数决定一切”的氛围让人窒息。或许因为是魔羯座,我天生敏感,会明显地感受到周围人刻意保持距离,不愿和我这样的“差生”一起玩。

我曾是教室里的“边缘人”,被放任不管。来到耀华,我人生第一次感受到这么多关注,老师会时不时问我听不听得懂,这些都是之前从未有过的“神奇”经历。在耀华的四年,我一度受到重创的自信心得到了治愈。

我一直都想再给自己一个机会,证明自己是可以学好的,所以当我在IGCSE考试中获得了还不错的成绩,并拿到奖学金后,我才真正意识到,我也不是像以前学校老师所说的那般“无药可救”。

我的父亲经常教导我,在适当的年龄就应该做适当的事。此刻的我,作为一个学生,定位就是好好学习,取得理想的成绩。但是每个人的每一天都只能经历一次,我不希望自己对于这段青春的回忆只有学习。

我当时作为秘密的兴趣——唱歌,一直被“保护”得很好。戏剧班主任Jemma可以说是让我开始敢于唱歌的人。她相信我,支持我,让我有机会可以站上更大的舞台,将我的歌声传给更多的人。

音乐剧是我的梦想,它炙热到发烫的程度,我甚至会选择和梦想保持距离,因为太喜欢,所以不想让自己有讨厌音乐剧的一天。Jemma的课堂上,我们是平等的,她从不介意我的“叛逆”和挑战。在我十年级的时候,经常因为意见不合跟她发生争执,但是到了后来,我与她聊起当时的情形,Jemma说:“我当时对你真是又爱又恨,你是一个很容易激动的学生,但在你身上能看到我年轻时候的影子。”

没有说教,没有死记硬背,也没有标准答案,不必害怕出错,不用担心出丑,我挥别那个因被打压而自卑的自己,奔向梦想的怀抱。每当有戏剧表演,我就会进入“戏痴”的状态,常常晚上在家模拟戏剧的场景,代入人物尝试表演,第二天顶着红肿的眼睛起床。

除了老师,我非常感谢自己身边的朋友。十分“矫情”的我,很幸运地在这个学校遇到这一群会包容我好朋友。他们每一个人都非常优秀,都有值得我学习的地方,没有他们,我不会有去竞选学生会主席的自信,也不会轻易地摆脱学业和人际的压力。我任性地和老师要求,要在这里提到他们的名字:Nicole Ng、Lucia、Charles Cai、Lily Zhao、Alin Yang、Charlene Xia、Annabel Ye(老师)。

曾经有一位剑桥来的戏剧考官在看了我的表演后,说“她以后会站上皇家大舞台(英国皇家歌剧院)”,虽然听起来美好得不真实,但我会尝试,离目标近一点,更近一点。

在不远的将来,我依然会守护好一份热爱音乐剧的初心。

在耀中的无数个“第一次”,让我找到了Personal Style

Luna

上海耀中浦东校区2020届毕业生
即将入读:伦敦艺术大学伦敦时装学院

我申请了四所美国学校和五所英国学校的时尚管理专业,收到了八所学校的录取通知书,其中最心仪的是伦敦艺术大学和威斯敏斯特大学,一度陷入“甜蜜的烦恼”中。

受母亲的影响,我从小就对时尚感兴趣。她会买时尚杂志,平时逛街也会带着我,问我这个衣服好不好看。女孩子都很臭美,小时候我天天翻妈妈的衣柜,穿什么都是我自己决定。后来慢慢长大了,我开始在网上看设计师的秀场图,还去过上海时装周现场,越来越喜欢时尚。

IGCSE阶段我学了两年Art,但总觉得自己画画功底一般,达不到当时尚设计师的要求,没办法把心里想的在画纸上完完全全地呈现出来。别人问我以后想学什么,一开始我自己也有些迷茫。

不过这四年里,我同时还修读了商学管理课程,课堂讨论带给我很大启发。有一次,老师让我们分成两组竞赛,选择跟OFO还是摩拜合作,分别给出理由。这特别贴合当下正在运行中的商业世界,既有趣又刺激。商学拓展论文我写的是瑞幸咖啡,小论文则是上海的KUMA(熊本熊)咖啡。

IB要写好多论文,学业、考试都挺忙的,我从中收获最大的是时间管理能力。我本来有些拖延症,会把事情放到最后一刻去完成,IB让我意识到这么做根本不可能完成任务,不然写出来的东西质量也很差,根本来不及改。

随着对商业的理解不断加深,我找到了兴趣和专业的结合点。到了十二年级,我就认定了时尚管理专业,作为大学申请的方向。我的作品集里,有一篇论文的主题是古着和未来时尚,着重分析了Dior和Adidas的产品,包括Adidas最新推出的3D 打印的鞋子。我发现过去和未来迷人的交织,过去藏着未来的秘密,未来也是向过去的致敬。

回想起来,耀中陪伴了我将近10年的时光。

四年级刚进学校的时候,我英文不太好,就分在EAL班(非母语辅导班)。那时候还小,会害怕去说,但当时的小班老师一直鼓励我。同班同学水平相当,说得不好也不会觉得很丢人;如果你做得好,老师会及时奖励。虽然是很小的卡片式的奖状,但给我带来很大的精神鼓励。如果这次没有拿到的话,下次要更努力地去拿到。

五六年级左右,我英文还没有特别好,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我主动报名参加了校内的英文演讲比赛。我的英文老师就一直在帮助我准备演讲稿,建议我站在镜子面前,拿着演讲稿对着镜子读,一定要读得很大声,最后好像是拿了第3名。同台的还有许多母语的学生,这对我来说真的算一个突破,至少再面对这样的场合不会特别恐惧了。

耀中最棒的是有各种课内活动和课外活动。我们有机会前往耀中对口的希望种子小学,教小朋友一些东西。有一次,我记得要住在学校里打地铺,我们分了小组,每天不同的组要烧饭、洗碗什么的,可能我们这组的人都不怎么会烧饭,但是最后大家也变得会烧了,味道居然还挺好吃。很多第一次都是在这里完成的。

我在学校也有当年级长,根据U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(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),我们每个月都要在大会上做一个公开发言,举办一些活动,让大家意识到现在社会上所面临的一些问题,我们又应该做出怎样的回应。我曾经是那种特别沉默的孩子,现在好了很多,当年级长让我走出了舒适区。每个月我们十几个人都要一起策划活动、出方案、写申请书,我的领导力和合作精神也得到了加强。

未来我想先去大公司实习,比如ZARA、H&M,或者奢侈品品牌,也可以是杂志品牌,先积累一些经历,最终的目标是希望可以有个属于自己的时尚品牌。

我觉得每个人对时尚的理解是不同的,很多人喜欢去追求爆款,别人穿什么我就穿什么,但我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,可以追求潮流和趋势,也应该有自己的风格。

现在有的牌子只有单一尺码,即使微胖的人,穿上都会像裹成粽子一样。我想要打造的设计品牌是不挑身材的,所有人都可以穿出独特的感觉,而且一定要舒适。如果你不舒适的话,整个人的状态就不在,就不能突显出自己的风格。

衣服可以体现出你的个性,或者你想要给别人展示出你的个性。我信奉那句话:you are what you wear(你穿甚么便成了甚么),衣服能够传递给别人的信息比我们想象的更多。

我想和最喜欢的漫画家的名字并列

Sara

上海耀华古北校区2020届毕业生
即将入读:纽约视觉艺术学院动画专业

小时候,我和许多朋友一样,都喜欢看像《海贼王》、《魔卡少女樱》这样的动漫。不一样的是,有些人可能只是把它当做业余爱好,而我来到耀华后,才坚定了把爱好变成职业梦想的决心——有朝一日,我希望能看到自己的名字和自己最喜欢漫画家的名字列在一起。

虽然我专业系统的学习还不到一年,但在升学指导老师的帮助下,经过准备和申请,我收到了普瑞特艺术学院、加州艺术学院、纽约视觉艺术学院等学校相关专业的录取通知书。

最终我决定去纽约视觉艺术学院继续学习动画。我很开心,我终于离自己的梦想又近了一步。我目前最喜欢的漫画家是中国漫画家一淳,将来我想为他的漫画《鱼肠卷传》、《阎罗太子》的动画化出一份力。

高中之前,我一直在公立学校上学,其实不是很适应那种压力比较大的应试教育氛围。虽然我从小就很喜欢动漫,但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专门学习。进入耀华高中后,我感觉自由自在多了,也真正感受到那种“自主学习”的快乐。老师不会给你施加很多压力,很多事情都是自己鞭策自己去做,就感觉好很多。

平时学校大大小小的活动很多,我来到这里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经常和同学一起做社会实践,跑到街上拉人做调查问卷,由此交到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,性格也比以前开朗了很多。比较特别的一次,在校园集市活动上,我还和两个同学一起摆摊卖奶茶,体验了做小本生意的感觉。我负责的是煮珍珠,那时候要同时看着好几个锅,虽然有些手忙脚乱,但真的很有趣。

我平时喜欢写写画画,一直会想将来要做什么,到了高二终于下定决心,要走上动画制作职业之路,开始系统的学习,并着手准备申请大学要用的作品集。当时,学校举办了一次美术展览,组织者在全校学生的作业中挑选出二十多副画作在学校回廊里展出,我的一副作品就被选中了,给了我很大的信心。

这幅画的主题是“痛经”,也是我做某个课程作业中的一部分。选择这个主题是因为我长久以来都“深受其苦”,不过说起来痛经是个很少被公开讨论的话题,始终有些敏感。我在做调研和创作的过程中,还好有课程老师给了我很多建议,最重要的是他帮我把握好了做这个课题的度。

在日常课程外,耀华有许多艺术相关的课程,比如美术课也给了我很多艺术参考和启发。今年学校还加入了很多全新的艺术课程,包括时装、设计、纺织等,新来的老师里还包括前范思哲的时装设计师。听上过课的学生说,老师很专业、幽默,可惜那时我已经不能选课了。

回想在耀华的高中生活,很充实,还有那种很青春的体验,很开心,没有那种死气沉沉的感觉。之后去非常远的地方上大学,我依然期待还会有各种各样新鲜的事物来冲击我。